昨天晚上,刑警队的老刘给水母发微信,说他差点就被骗子给忽悠了。

  一开始水母还挺惊讶,心想你个老刑警还能被骗子给耍了?

  直到老刘和水母描述了详细的过程之后,水母意识到:这种骗术还真的有可能导致民警上当,而且,这种骗术是针对民警群体专门设计的。

  接下来是大致的过程:

  昨天中午,老刘接到刑警队队长的电话,电话里,队长告诉他:“有一个自称是公安部A级逃犯的人给我打电话,说要自首,我现在在外面搞别的案子,你先联系一下这个逃犯。”

  随后,刑警队长就把这个“逃犯”的联系电话发给了老刘。

  老刘一听“公安部A级逃犯”,心想这还得了!赶紧给这个“逃犯”打电话。

  这个“逃犯”很快就接电话了,说自己在长途汽车站附近。

  老刘立刻按照这位“逃犯”说的位置,开车赶了过去。

  到了汽车站,老刘给“逃犯”打电话,问他在哪儿。

  “逃犯”说:“我现在好害怕,好紧张,我能不能先给我的家人打个电话告个别?”

  老刘说:“可以啊,你打吧,但是别太长时间了。如果你先来找我自首,到了警队我也可以给你打电话的时间。”

  随后,这个“逃犯”说:“我手机快没有话费了,你能不能给我充点钱。”

  老刘一听“充钱”,意识到似乎情况有点不对,这个所谓的“逃犯”很可能是个骗子。

  随后,老刘和“逃犯”说:“你可以到我这里来,用我的手机给你家人打电话。”

  结果这个“逃犯”说:“我家人不接陌生电话,必须用我自己的手机号打。”

  到了这个时候,老刘意识到,这厮十有八九是骗子了,随后问:“你究竟是哪里的逃犯,叫什么名字?”

  这个“逃犯”说:“我是辽宁沈阳的逃犯。”

  老刘听了以后更疑惑了:这人明明是一口南方口音,居然说自己是辽宁沈阳的。

  但是也没准这人是南方人,在辽宁沈阳犯了案呢?

  随后,“逃犯”又开始催老刘了:“我的电话现在马上就要停机了,你赶紧给我充电话费,这是我的第一个要求,你要是连我这个要求都满足不了我,我就不自首了。”

  老刘一听,看来这人九成是骗子了,得,也别和他废话了,先回警队吧。

  回到警队,老刘根据这个骗子的手机号,查了他的话费余额,结果是这样的:

  这个声称马上就要没有话费了的逃犯,手机花费余额足足有2443块9毛。

  啧啧啧,显然,这是一个针对民警想要抓逃犯,而专门设计了骗局的骗子!

  说实在的,这个骗子的胆儿也太肥了!居然挑民警群体下手!

  而且,这个2443元的余额,说明这个骗子此前应该已经得过手了。

  后来,老刘还问了他们的刑警队长,怎么这个骗子会知道你的电话号码?

  队长琢磨了半天,得出结论:之前由于参加扫黑除恶专案组,自己作为负责人,把电话公开在了网上,希望群众们积极提供线索。

  这个骗子,很可能就是这样得到了刑警队长的电话。

  啧啧啧。

  好吧,以上就是全部经过了。

  老刘在微信里再三和水母说,希望水母把他的经历写出来,提示一下全国的民警。

  在此,水母希望各位阿SIR,如果遇到有“逃犯”让你充话费的时候,留点神,先查一查这个“逃犯”的话费余额。

  千万别玩儿了一辈子鹰,最后被鹰给啄了。。。。。。

来源:水母真探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