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简介:

  高培军,男,48岁,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打击犯罪侦查支队政委。曾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、三等功3次,获得嘉奖3次。

  他说,如果不当刑警,一定会去研究数学。

  他说,刑警破案就像是破解谜题,每找到一条线索,就等于找到一个通向正确答案的公式。绞尽脑汁在其中,享受成功也在其中。

  他叫高培军,是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打击犯罪侦查支队政委。

  当逻辑思维融入破案中

  高培军的案情分析一环套一环,层层递进,有时一帧画面,能直接表达出八层意思。每一帧幻灯片,点、线、箭头、图片相串联,逻辑缜密,分析清楚,关联明确,看上一眼就能读懂。

  在大学读书时,高培军喜欢数学,尤其擅长应用各种公式进行推理演算。工作之后,理科生的逻辑思维常常伴随着他的破案过程。

  最初破案时,高培军习惯随身携带小纸条,用于勾勾画画,记录下自己对案情的分析和突然闪现的设想。案情分析会上,他会掏出各种纸条与办案民警一起分析。不过,为了让别人明白自己的分析,需要费些口舌,但高培军一直认为自己不擅长语言表达。

  当图像编辑软件开始广泛应用时,他很快着迷,但并不止于简单地使用,而是不断挖掘各种内在的功能。单是办公常用的EXCEL表格,他不仅用线条、颜色、图形,将掌握的线索和证据串珠成链表达出来,还借助其函数和公式,对犯罪嫌疑人的作案经过、逃跑路线进行推理。

  这种图像方式表达,让参战民警一目了然。

  作图的过程,就是冷静思考、推理的过程,也是分析细节、寻找漏洞的过程,更是串联证据、互相验证的过程。比如,某案件一、二、三条路径清晰,经过推理、判断、制图,找到第四个、第五个疑点,甚至更多。

  这是一起盗窃车内财物案件,案值只有1000元,一名犯罪嫌疑人所为。但高培军有一个直觉,这并非一起简单的案件。他一边侦办,一边将得到的信息用编辑软件记载,同时进行推理、预判。

  犯罪嫌疑人开着一辆“五菱”汽车到被盗车辆所在小区附近。查车牌,发现车牌号与车型不符,是套牌车。

  找到套牌车行驶路线,追溯原始车牌。他还看到在卡口,犯罪嫌疑人留下的影像,一个粉色口罩遮着半张脸。

  粉色口罩!醒目、特殊的一个标志。高培军通过信息检索,发现这粉色口罩的关键词还出现在北辰分局的两起盗窃汽车案件中。

  而此刻,繁杂的线索中,又出现一个“隐形人”,犯罪嫌疑人使用的一个相关的手机号码出现在一次报警记录中。

  高培军立即核实:手机号码是手机机主报警中提到的号码,他的这部手机放在汽车里,车门被撬了,手机也不见了。

  关联犯罪嫌疑人的几处落脚点很快通过排查被锁定。但一个疑问随之产生,除了老乡、朋友的地址外,还有一个地址,户籍信息是名40岁女子,但犯罪嫌疑人只有20多岁,二者有什么关联呢?高培军通过不同验证方式,发现二者曾经是工友,也是情侣,这个地点有可能是犯罪嫌疑人的藏身之处。他带领民警去蹲守。4个小时后,一个年轻人叼着烟,趿拉着鞋走出楼门扔垃圾。高培军迎面走去,双方眼神不经意相碰,年轻人撒腿就跑,但他怎么能跑得掉?

  有意思的是,高培军推理了蹲守后可能出现的三种情形,其中之一与最终事实基本吻合。

  一个“小案子”8天破获,案值超出想象,1000元钱,两辆汽车,再加一部苹果手机。

  当“遛活儿”成为散步方式

  高培军和妻子是中国刑警学院的同班同学。两名刑警组成的家庭,破案是离不开的话题。夫妻最大的爱好就是分析和破案。20多年的共同生活中,他们破获了数不清的案件。

  2009年前后,社会上发生电信诈骗案件,但基层民警在办案中对此类案件如何定性、如何取证并不清楚。作为指挥员,高培军也遇到了困惑,他每天晚上都守在电脑前,找寻一个可以突破的案例。

  在天津市公安局刑侦局工作的妻子也关注这个领域。在她看来,这倒是容易取证的一类案子:被害人被诈骗后的转账,犯罪嫌疑人的取款过程,都会留下痕迹。

  高培军决定从倒卖“考试真题”的诈骗案入手。每逢有相关资格考试、职称考试等,考前一个星期,网上总会出现出售“考试真题”的广告,只需缴纳3000元至5000元不等的费用。从报案人的信息看,有人是自己需要资格考试的证书,也有望子成龙的父母给孩子买考题,但没有任何线索。

  连续多日在网上寻觅,一个“学子无忧”的网页跳入高培军的视线。多个考试论坛、二手交易网上均有广告链接,直接标明有真题。其中一个网页的末尾留有一个手机号码。竟然是天津市的号码。高培军有些兴奋,就从这个“学子无忧”入手。

  发布这样的信息,一定会伪装地点,多数会选在网吧等公众场所。

  按照这种推理,高培军和妻子只要不值班,每天晚饭后,就会开着私家车出去“遛弯儿”。两口子不遛河边、公园,而是专挑路边、居民区的网吧。进了网吧,两人挎着胳膊,一边说笑一边直接往里面走,越是灯光昏暗的地方,越是他们关注的地方。几步走过,高培军已经了解网吧布局,门口位置看电影、打游戏,里面僻静处,多是私聊、发邮件的区域。

  十几天下来,他们走了数十家网吧。这天晚上,他们走进“春雨网吧”。进了门,夫妻一前一后往里走。网吧拐角处的区域,除了一个个电脑屏幕闪烁,屏幕前的人如同魅影,有打游戏的,有视频聊天的,有正在赌博的。高培军和妻子对视一下,这里符合犯罪嫌疑人发布违法信息的时空环境。

  不久,春季高考的时间发布,“学子无忧”又出现了。仅一天,就有人报案,被骗了3000元。被害人通过ATM机转账,取款人戴着运动帽、墨镜,只露出半张脸。但这半张脸对刑警来说,已是非常有用的线索。按图索骥,追踪这个从ATM机前转身离去的家伙。

  一天上午,高培军从网上看到“学子无忧”发布了信息。他立即组织民警来到“春雨网吧”。此刻网吧里空空荡荡,只有几个人在打网游。高培军找到管理员,亮明身份后直奔里面的拐角区域。

  那个嫌疑人正在各大论坛发布出售“真题”信息,一套5000元的“真题”正在出售……

  这是一名无业人员,30岁出头,有诈骗前科。查询他的诈骗账户,仅一年多时间,有50多人买“真题”被骗,他获利30余万元。

  当我把后背交给你

  刑警是这样一群人,我蹲坑守候,是为了这个区域一群人的安全;我不睡觉,是为了更多人睡个好觉;我奔跑在前,背后的安全交给你,我的刑警兄弟……

  那是一起系列盗车案件。一天深夜,犯罪嫌疑人使用专业解码器、撬锁工具,将一辆马自达汽车偷走。当时,小区的监控设施不完备,没有偷车的视频资料。小区对面200米远的商厦装有监控探头,能模糊看到小区大门情况,半夜时分看到车影一动,还有闪烁的车灯。凭借这一线索,高培军和几个同事一路追踪,从模糊排查到车牌分辨,从卡口的影像到犯罪嫌疑人可能逃离的区域,他们通过大数据验证,终于查清一段时间被盗的20余辆汽车均为这伙人所为。这些被盗车辆通过尚未完全贯通的高速公路口逃离天津,在外地被“借尸还魂”,转手又被变卖。

  犯罪嫌疑人半夜偷车,凌晨2时到4时出天津,但不确定犯罪嫌疑人从高速路的哪个路段、哪个出口逃离。一共5个交叉口,都要有人蹲守观察。连续多天在高速路蹲守,昼夜不停地观察,侦查员不能有丝毫懈怠,还不能被发现暴露身份。

  那时正值盛夏,深夜的高速路口,除了零星闪过的车灯,就是蝉鸣鸟叫、蚊虫嗡嗡。为避免目标过大,高培军按照侦查员不同特点,或两两结对,或单人蹲守,部署在不同点位。他们虽然有些孤独和紧张,但知道战友就在不远处,背后有战友关注的目光。

  凭借精准的判断和团队的合作,高培军带领刑警在外地抓获犯罪嫌疑人6名,将13辆尚未来得及“出手”的被盗汽车追缴回来。通过高速路口时,高培军看见自己蹲守的那个角落,开心地笑了。

  高培军说,人生最大的幸福,是将个人爱好与终身职业完美结合。如果说,29年前报考中国刑警学院时,他还有着年轻人的新奇与青涩,那么,今天的他早已发自内心地喜欢这个职业,献身于这个职业。当这个世界还发生案件时,就需要刑警通过智慧的头脑和无畏的精神去一次次破解谜题,一次次维护正义。高培军,还有他的同事们,都在心底立下誓言:将这些谜题一个个破解到底。

作者:谢沁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