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存江,这条腿咱保不住了……”听到支队领导说完这几个字,刘存江的大脑似乎停滞了,耳边的话语越来越遥远。。。。。。

  眼前的人影越来越模糊。最怕的结果终究还是来了,刘存江一语不发,“保不住了”这四个字对于当下的他来说无疑像宣判了死刑般残酷。

  刘存江是公安蓟州分局交警支队三大队机动车检验平台民警,他的人生在1993年9月13日彻底改变。那是刘存江成为交警的第6个年头,刚刚27岁的他踌躇满志,担任蓟州区原城区岗楼班副班长,在全市班长级业务大比武中多次拔得头筹。

  那是一个普通的上午,刘存江开车着面包车,拉着战友们去执行交通疏导任务,途中为了躲避一名突然横穿马路的小男孩,面包车与对行驶来的大货车相撞,他的左腿被冲撞、挤压得血肉模糊,右面部颧骨粉碎性骨折,车内其余7人也不同程度受了伤。

  当刘存江苏醒过来时,已是车祸后的一个星期。这次事故造成刘存江的左腿脱套伤合并严重开放性骨折,他不得不面对失去左腿的事实。手术的前一晚,他想了很多,“我想到了妻子;想到了刚满两岁、学会了叫爸爸的儿子;想到了我的警察梦,我舍不得我这身警服啊!”

  刘存江最终被认定为四级伤残,医生断定他今后可能都要依靠双拐和轮椅生活。但是就因为那份“舍不得”,刘存江在刚刚装上假肢后,迫不及待地进行康复训练,汗水浸透了衣服,血水染红了裤管。刘存江用惊人的毅力,仅在手术8天后,就在没人帮扶的情况下站了起来……

  “我一定要‘学会’走路,我要回去,回到工作岗位上!”1995年3月16日,对于刘存江来说,是一个难忘的日子,他重新穿上了警服,这个经过两次截肢手术都没掉过泪的坚强汉子,在这一刻,泪水浸湿了眼眶。 

  根据刘存江的身体状况,他的新工作被安排在交警支队安监科车务大厅,主要负责办理驾驶员车务手续。近年来,天津市蓟州区驾驶员以每年近万人的速度增加,每天到车务大厅办手续的就有四五百人次。因为腿脚不便,上厕所成了刘存江最大的难题。为了不耽误时间,他一天最多喝一小杯水,有时竟滴水不沾,一坐就是一天,导致他患上了慢性咽炎。

  一天,一位司机到窗口来办理手续,因为人多,等候的时间长,他火气十足地敲着刘存江工作的窗口玻璃,刘存江贴近窗口,微笑着想和他做个解释,谁知那名司机大声地叫喊起来:“我要投诉你!”

  刘存江帮助这位司机办理业务后陷入了沉思:车祸导致刘存江的面部肌肉僵硬,笑起来极不好看。从那天开始,刘存江每天下班回家对着镜子练习微笑。他连搓带揉,经常把半边脸弄得生疼,慢慢地,他的右脸变得柔和起来,笑容越发自然。“车务工作做得好不好,要由群众来裁判。”刘存江用微笑服务温馨了这扇小小的窗口。

  这两年,为了方便驾驶员,车辆检验由交警亲自审验变成了车辆检验公司化运营,公安机关在系统后台进行监督。熟悉车辆的刘存江被调到机动车检验远程审核平台,负责大客车、大货车的数据监测审核。“最难检查的就是大客车的座位,监测人员把照片传到系统以后,我得把照片点开,挨个儿数座位的个数,有时候大客车会私自加装,可得盯住了。”这个工作需要从早上8点开始一直到下午5点,始终盯着电脑屏幕,毕竟也是年过半百的岁数,刘存江每天下班后眼睛都酸胀得不行,可他从没叫苦叫累过,每天完成的审核业务量,经常名列全市第一。

  虽然少了一条腿,但刘存江却更多了一份真心和诚心,一个支点,撑起一道铁血男儿的钢铁脊梁。如今,刘存江又在岗位上奋斗了24个年头。他曾荣立个人三等功6次、二等功2次,先后被评为全国优秀人民警察、天津市优秀交通民警、天津市政法系统优秀共产党员、天津市公安局爱民模范、天津市优秀人民警察等称号。

来源:平安天津